<output id="zxb1x"><pre id="zxb1x"></pre></output>
    <track id="zxb1x"></track>

    <track id="zxb1x"><strike id="zxb1x"><rp id="zxb1x"></rp></strike></track>
      <pre id="zxb1x"><strike id="zxb1x"><rp id="zxb1x"></rp></strike></pre><pre id="zxb1x"><pre id="zxb1x"></pre></pre>

            <del id="zxb1x"><ruby id="zxb1x"><b id="zxb1x"></b></ruby></del>

              凱雷CEO突然離職背后:華爾街PE巨頭的接班人傳承難題待解

              2022年08月12日 16:21   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陳植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陳植  上海報道

              8月以來,凱雷集團突然出現CEO離職,震驚整個股權投資市場。

              本周初,凱雷集團宣布,CEO李揆晟(Kewsong Lee)已經離職,即刻生效。在尋找李揆晟的正式繼任者期間,凱雷聯合創始人兼非執行聯席董事長比爾?康威(Bill Conway)將擔任臨時CEO。

              凱雷集團指出,盡管李揆晟的五年聘請協議將在年底到期,但他和董事會一致認為,現在是開始尋找新CEO、帶領凱雷進入下一階段增長的合適時機。

              記者獲悉,為了尋找凱雷的新掌舵人,凱雷集團內部成立了招聘委員會與首席執行官辦公室,后者將協助比爾?康威(Bill Conway),在確定凱雷新CEO后進行無縫對接。

              凱雷CEO突然離職探因

              資料顯示,李揆晟在華平投資集團任職20多年,擔任合伙人兼執行管理委員會成員。2013年他正式加入凱雷集團,擔任凱雷企業私募股權業務副首席投資官,2016年起他還兼任凱雷全球信貸業務負責人,2017年起晉升為凱雷集團CEO。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凱雷集團創始人團隊將聯席CEO交給李揆晟和格倫·揚金,但后者在2020年9月離職,令李揆晟“獨掌大權”。

              一位股權投資基金合伙人向記者透露,李揆晟的突然離職之所以震驚整個PE市場,是因為很多PE機構此前認為他將堅持到年底合同期滿。

              “某種程度而言,外界將李揆晟的突然離職,視為凱雷高層在經營策略方面或許存在某些分歧與矛盾?!彼治稣f。一直以來,李揆晟致力于重新塑造凱雷的營收結構,令凱雷的業務收入趨于穩健,盡可能免受外部市場環境的沖擊。

              一位創投機構投資總監向記者透露,這也是眾多PE機構都需解決的一大難題,盡管PE股權投資具有跨周期特點,但對PE機構而言,其業績表現依然具有很強的周期性——若經濟增長快速且企業IPO市場活躍,PE機構就能賺取豐厚的超額回報收入;反之若經濟陷入衰退且企業IPO市場遇冷,PE機構就會因項目退出減少與企業估值大跌而面臨業績變臉風險。

              在這種情況下,李揆晟一直致力于加碼凱雷全球信貸業務,通過實現信貸+股權投資+資產管理業務的再平衡,實現更穩健的收入結構。

              資料顯示,目前凱雷集團在全球五大洲擁有26個辦事處,管理著私募股權和私人信貸基金,以及私募股權資產管理公司AlpInvest。截至6月底,該公司管理的總資產為3760億美元,其中2600億美元為收費資產,可供未來投資的資本達到810億美元。

              但是,李揆晟持續重組凱雷業務團隊架構并任命“新面孔”進入高層,或導致他與凱雷創始人團隊的經營理念出現較大分歧,畢竟,后者依然希望凱雷能聚焦PE股權投資業務,實現業務增長。

              一位熟悉凱雷集團的知情人士透露,導致李揆晟突然離職的導火索,可能是凱雷業績與股價的“不對等”。數據顯示,盡管凱雷的業績略好于黑石、阿波羅等全球大型PE機構,但凱雷年初以來的股價跌幅卻高于后者。這種狀況很容易被凱雷某些高層質疑李揆晟的業務調整策略未能獲得資本市場的認可,觸發他突然離職。

              華爾街PE巨頭的接班難題

              事實上,近年以來美國眾多私募股權機構巨頭們均遇到接班人難題,無論是KKR、黑石、阿波羅、紅杉等,隨著他們創始人因年齡等因素決定退休,如何找到合適的接班人儼然成為這些PE巨頭頗傷腦筋的問題。

              不過,各家美國私募股權巨頭的接班人培育征途似乎截然不同。

              今年4月初,紅杉資本全球高級執行合伙人道格·利昂內(Doug Leone)宣布卸任,并任命紅杉美國、歐洲的負責人魯洛夫?博塔(Roelof Botha)為他的繼任者,新任命將于2022年7月5日生效。

              在業內人士看來,這意味著魯洛夫?博塔將成為紅杉資本的“接班人”。

              事實上,紅杉資本的接班人培育計劃布局了逾5年。2017年,博塔晉升為紅杉美國業務的負責人,并通過YouTube和Instagram的投資鞏固了自身在紅杉資本的地位,并被納入接班人候選。多年來他行事低調,領導對Square、23andMe、MongoDB、Square和Unity等機構的投資,不斷增強自己的紅杉資本的威望并傳承紅杉資本的投資理念,最終在接班人競選中脫穎而出。

              KKR為了培育接班人,同樣花費逾5年時間。

              去年底,KKR聯合創始人——78歲的喬治?羅伯茨(George Roberts)和77歲的亨利?克拉維斯(Henry Kravis)共同辭去聯席CEO一職,由前聯席總裁、聯席首席運營官約瑟夫·貝(Joseph Bae)和斯考特·納托爾(Scott Nuttall)接任。

              事實上,約瑟夫·貝(Joseph Bae)和斯考特·納托爾(Scott Nuttall)在2017年被任命為KKR聯席總裁和聯席首席運營官,為了平穩實現接班人傳承。

              值得注意的是,喬治?羅伯茨(George Roberts)與亨利?克拉維斯(Henry Kravis)在卸任后繼續在董事會擔任執行聯席主席,在2026年底前徹底放棄對KKR的投票控制權,此舉被外界認為是他們還將“輔助”約瑟夫·貝(Joseph Bae)和斯考特·納托爾(Scott Nuttall)順利實現“權力過渡”。

              相比而言,阿波羅等大型PE機構的接班人培育計劃相對坎坷,由于長期擔任阿波羅CEO的利昂?布萊克(Leon Black)因與杰弗里?愛潑斯坦(Jeffrey Epstein)的財務關系受到調查而辭職,導致阿波羅聯合創始人喬什·哈里斯(Josh Harris)和馬克·羅文(Marc Rowan)在尋找接班人方面的斗爭“公開化”。

              此外,黑石集團聯合創始人史蒂夫·施瓦茨曼(Steve Schwarzman)一直沒有宣布退休計劃,但市場傳聞另一位創始人托尼·詹姆斯(Tony James)將黑石COO位置交給黑石的房地產主管喬納森?格雷(Jonathan Gray),后者被視作蘇世民的有力接班人。

              多位創投業內人士指出,如何找到合適接班人實現權利平穩過渡與業務可持續穩健發展,進而最大限度傳承老一代創始人的投資理念與創業精神,正成為華爾街大型PE機構內部面臨的最大挑戰。畢竟,一旦這些“新接班人”無法豎立相應的行業威望與卓越業績,不但PE機構內部會斗爭不斷,且越來越多長期注資的大型LP們也可能黯然離場。

              “這背后,PE投資高度依賴個人的投資水準與投資眼光,即便是華爾街大型PE機構,同樣非常高度依賴一兩位創始人的個人聲譽吸引全球各類資本與推動業務發展,一旦這些創始人退休導致PE機構明星光環效應褪去,誰來重塑他們的聲譽聲望,儼然是一大考驗?!币晃粐鴥却笮蛣撏稒C構管理合伙人直言。

               

               

              關注我們

              被继夫强开花苞
              <output id="zxb1x"><pre id="zxb1x"></pre></output>
                <track id="zxb1x"></track>

                <track id="zxb1x"><strike id="zxb1x"><rp id="zxb1x"></rp></strike></track>
                  <pre id="zxb1x"><strike id="zxb1x"><rp id="zxb1x"></rp></strike></pre><pre id="zxb1x"><pre id="zxb1x"></pre></pre>

                        <del id="zxb1x"><ruby id="zxb1x"><b id="zxb1x"></b></ruby></d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