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zxb1x"><pre id="zxb1x"></pre></output>
    <track id="zxb1x"></track>

    <track id="zxb1x"><strike id="zxb1x"><rp id="zxb1x"></rp></strike></track>
      <pre id="zxb1x"><strike id="zxb1x"><rp id="zxb1x"></rp></strike></pre><pre id="zxb1x"><pre id="zxb1x"></pre></pre>

            <del id="zxb1x"><ruby id="zxb1x"><b id="zxb1x"></b></ruby></del>

              人社部刘卫:个人养老金账户开户已经有1000多万人,开端总体良好

              2022年12月23日 18:58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李愿

              21世纪经济报道 记者李愿 北京报道

              “从11月25日启动实施以来,在各参与机构,特别是商业银行的大力推动下,目前个人养老金的账户开户已经有1000多万人,开端总体良好。”12月23日,人社部养老保险司综合处处长刘卫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论坛暨《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 2022》发布式上表示。

              11月25日,人社部、财政部、税务总局联合发布《关于公布个人养老金先行城市(地区)的通知》显示,自该通知印发之日起,在先行城市(地区)所在地参加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或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的劳动者,可参加个人养老金。这意味着我国个人养老金业务正式起航,同时监管部门确认了首批23家银行可以开办个人养老金业务。

              在此次研讨会上,不少专家建议未来可以打通养老第二、第三支柱,刘卫认为,二者都采取个人账户,都具有私有属性,存在打通的基础,打通以后,可以实现以二补三,促进第三支柱较快发展,国外也有相应的做法。

              “虽然企业年金和个人养老金都采取个人账户的方式,但是二者之间还是有差异的。”刘卫同时强调,学习国外的经验需要立足国情,研究二、三支柱打通要论证好两个问题:

              一是打通要解决什么问题。刘卫表示,企业年金和个人养老金这两个制度各有各的定位和功能,制度模式和运行机制也不尽相同,是不一样的补充养老渠道,二者并不矛盾。

              “相比起来,特别是对于金融知识不太丰富、投资能力不太强的大多数职工来说,有诸多管理人负责的企业年金似乎更加稳健一些,也更省心一些,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一些企业,特别是央企也向我们反映,有的职工就想个人多交一些企业年金问行不行,说明职工对企业年金也是非常信任的。”刘卫称,如果不加条件地允许企业年金转移到个人养老金,那么就会出现一种情况,就是个人面对琳琅满目的金融产品挑花了眼,如果出现了亏损,反而不利于保护职工的养老权益,特别是投资能力比较弱的。“从另外一个角度说,企业年金和个人养老金不是二选一,职工完全可以既参加企业年金又参加个人养老金,如果说是为了发展第三支柱,刻意转移第二支柱的基金,我个人认为道理上不太能说得通的。”

              二是如果打通需要什么条件。上面说的不是绝对不能打通,目前一些职工在离职以后由于新单位没有建立企业年金或者职业年金,原企业年金的个人账户其中的资产只能作为保留账户多年动不了,也无法个人投资,是一种损失。此类情况可以研究考虑允许其转入到本人的个人养老金账户,由个人来投资。

              刘卫表示,除了二转三,三转二是不是也要同时考虑。具体从操作层面看,这个事情还很复杂,因为制度的运行模式不同,转移的时候还需要对转移信息进行多角度的核验,包括各自的政策符合的合规性,账户资金校验,有多少享受税优、有多少没享受,要确保合规性。目前企业年金数据是散落在各管理人,如果靠每个年金计划跟个人养老金信息系统对接实现转移不太现实,效率也低。这就需要考虑是否要建立统一的第二支柱信息管理服务平台,这样既有利于二支柱信息集中统一管理,便于同一支柱内比如都是企业年金内,或者不同年金制度间比如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的转移,不同计划间转移,都可以实现,同时也有利于二、三支柱的打通,这是具体操作层面。

              “从更高层面说,还有利于为老百姓提供三个支柱的综合服务,现在第一支柱、第三支柱都有了全国统一的信息管理服务平台,第二支柱还是一个缺项,如果能够补齐的话,三个支柱都可以提供老百姓一张社保卡就能查清楚自己三个支柱养老权益,也便于个人能够提前规划自己的养老安排,进行提早的养老财富的积累。国家也能够掌握三个支柱的具体情况,有的放矢地推动三个支柱的协调发展。”刘卫表示。

              刘卫表示,下一步,人社部打算积极听取各方面的意见建议,结合实际,探索推动二、三支柱发展的有效举措。从市场角度而言,金融机构也应该立足二、三支柱个人账户的私有属性和特点,加强相关政策的宣传,加强资本市场的培育,开发有吸引力的金融产品,提高服务水平,引导有条件的群众积极参加。

              此次研讨会上,中国社会保险学会副会长唐霁松提出,个人养老金业务发展与年金发展密不可分。我国个人养老金、企业和职业年金均来自个人的当期收入,采取完全积累制,要通过市场化的投资方式进行保值增值,在退休后可以领取,因此还是要倾听“我的资金我做主”这样的建议,养老保险第二、第三支柱在制度上实际上是具备相互打通的可能性,这个要加以研究,鼓励在政策层面、运营层面、服务层面进行探索,实现第二、第三支柱的联动。

              央行前行长、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前理事长戴相龙则提出,应扩大个人养老金税收优惠,建议今后把个人养老金最高限额提高到1.8万元以上,同时对个人养老金投资收益实行保底,“可以研究由个人养老金受托投资管理机构,对个人养老金的投资收益率保底,我预料政府补贴也不会太大,但是可以大大消除城乡居民建立个人养老金的顾虑。”

              关注我们

              被继夫强开花苞
              <output id="zxb1x"><pre id="zxb1x"></pre></output>
                <track id="zxb1x"></track>

                <track id="zxb1x"><strike id="zxb1x"><rp id="zxb1x"></rp></strike></track>
                  <pre id="zxb1x"><strike id="zxb1x"><rp id="zxb1x"></rp></strike></pre><pre id="zxb1x"><pre id="zxb1x"></pre></pre>

                        <del id="zxb1x"><ruby id="zxb1x"><b id="zxb1x"></b></ruby></d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