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zxb1x"><pre id="zxb1x"></pre></output>
    <track id="zxb1x"></track>

    <track id="zxb1x"><strike id="zxb1x"><rp id="zxb1x"></rp></strike></track>
      <pre id="zxb1x"><strike id="zxb1x"><rp id="zxb1x"></rp></strike></pre><pre id="zxb1x"><pre id="zxb1x"></pre></pre>

            <del id="zxb1x"><ruby id="zxb1x"><b id="zxb1x"></b></ruby></del>

              大学生创业样本观察:有人踏上直播风口,有人切中市场需求

              2022年12月26日 13:38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申俊涵,实习生易得香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申俊涵 实习生 易得香 北京报道

              大学生群体,在创业大潮中是显而易见的中坚分子。据统计,2022年我国高校毕业生人数达到了1076万。猎聘调查到,2014年以来,在我国新登记注册的市场主体中,大学生创业者业已超过500万人。《中国青年创业发展报告》(2022)亦显示,国内青年创业群体主要为19-23岁的大学在校生、应届毕业生、毕业后待业人员,其中七成以上为首次创业。

              不同于踏进社会几年的老手,经验泛白的大学生创业者,在创业起始阶段,看见的经常是一团迷雾。酝酿想法之时,融资、选址、择取行业赛道等等问题,已如庞然大物压在起点。只有顺利搬开,才让一次无经验创业有了开门红。

              对于大学生创业群体而言,以往几届前辈或成功、或平常、或失利的创业过程,实质都是他们用以跃过大坑的经验之谈。

              一、他踏上直播电商的风口

              “我们公司现在占地面积有700平米,日均业绩量在10万左右,飘忽不定。再扩大后,公司业绩按月算将有200万。”武汉宇正禾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吴彦卓介绍到。

              吴彦卓是一名大四学生,在湖北经济学院学习市场营销专业,前不久被聘为了学院社会实践类的企业导师。2021年7月,吴彦卓和4位合伙人一起开始创业,因为看到当下环境中抖音直播的风口,几位核心成员各自从家里获取启动资金,在今年1月正式成立了这家抖音电商公司。

              据《2021年中国大学生创业报告》调查,“没有市场需求”和“没有资金”,是创业公司失败原因中最主要的两个。“大学生创业不是自媒体就是电商,我们也是看到了市场的热度”,吴彦卓回忆自己的创业初期,“2020年的时候很多人都直播带货,我们相当于是直播带货的服务商,货是从我们这走的,我们是达人的贴心小管家。”

              宇正禾的主营业务,是通过和超级B端达人对接,将货供应给达人来实现电商带货。“你看到所有的直播带货,他们的货从哪来?很多人没有认真想过,其实他是通过我们去服务他们的”,吴彦卓说。在前期销售百货期间,吴彦卓合作的一款麦饭石锅成为抖音电商单个类目综合排名第一。今年5、6月份转为服装赛道之后,企业的单日业绩量有时可以达到大几十万。

              公司业务提升,也依靠达人资源的沉淀。在如何吸引达人合作上,吴彦卓总结到:同品质比价格,同价格比品质,以达人的属性选品。“后来我们做的时候,在武汉业内算是小有名气。然后就有很多公司,做传统的、做实业的老板想给我们投资,其实都相当于是天使投,金额大概几十万。”吴彦卓介绍后期的融资情况。

              然而吴彦卓的电商业务刚开始时,公司在月租1100元的10多平米单间里,有两三个月的无收入期。当言及这个现象,吴彦卓谈到,“什么行业都是这样,入行之后都是先沉下心来去学习。你有足够的沉淀之后,那个时候开始可以有一定的收入”。吴彦卓告诉记者,学习是最快的途径,可以压缩时间成本。在创业之前,吴彦卓曾和其他合伙人付费学习有关平台的运营规则、底层逻辑,有一年多时间,他们白天在运营上花费的时间夸张一些能占据到7/8。

              地基不牢,地动山摇。在大学期间,吴彦卓已经参与了多场“互联网+”创新创业比赛,获得10多次奖项。“这个比赛,它相当于全部是项目的从0到1,以及整个要落地去做。这里面就会涉及到对项目的背调,像市场痛点分析、商业模式以及环境分析,你的盈利点、可行性、整体的分析。做多了之后,到后面拿到一个新项目,包括我考量这个电商项目就很快,对我的整个商业模式框架和公司管理理念都有很大帮助”,他谈到自己在大赛中的所获。

              吴彦卓的企业现在已经在测试自己的直播带货业务,在此之前,他做出了从百货到食品、食品到服装、服装到自播的三次痛苦转型。对于自己的企业如何走得更远,吴彦卓认为,买卖生意归根结底一定是顾客的消费满意度和体验感,回归到电商,就是货、产品、服务,也要顺应平台发展去做更多利他思维的改变。

              从创业本身来看,吴彦卓已经把它当成自己的生活方式,从中感受自信和快乐。“如果说世界不毁灭的话,我会一直创业下去”,对于大学生创业,他提出了自己的建议,“轻资产,先学习、再实践,因为失败的概率也太高了。我也经历过失败,不是一路都这么一帆风顺的。”

              二、她在学生市场开出6家店

              杨星在兰州本地安宁区上大学,2019年大二时,她和2位有相同想法的合伙人,在学校周围开了一家私人影院。开业第二周,生意爆火。据杨星描述,“当时每天都是满场,到了周末学生休息的时候,直接排队都排不上,需要提前2天预约。”

              作为杨星开的第一家店,私影的初期投入达到了12万。“这笔钱对于当时还在上学的我来说,不是小数目。考虑到第一次创业,风险很大,精力也跟不上,需要找合伙人,我就找了2个和我想法相投之人,每人准备3万块钱”,杨星说到自己的资金启动情况。大问题终于解决后,他们将影院选址在了学校附近最繁华地段的写字楼里,一个月房租4500。两位合伙人都是环境设计专业,装修自己设计,买了材料,再找师傅来装。杨星学的是广播电视编导,有找到片源的渠道。5月,私人影院正式开业。

              第一周,生意惨淡。“刚开始,第一个星期,干脆没人,当时愁的呀,我记得合伙人的对象为了照顾我们情绪,专门拉来了个同学,看电影,给我们了第一笔生意”,杨星感叹道。

              第二个星期之后,杨星团队开始运用美团的平台来宣传和推广,生意逐渐火爆。通过平台的宣传,影院名头得到打响,在后期营利上,每个月他们有将近2万的收入。“肯定需要平台来宣传,不然你开了一家店,又在写字楼上,没有人会知道。要是选择之前那种满大街发传单的方法,又有多少人会主动去呢,大多数都是拿到之后就已经扔进垃圾桶了吧。”杨星补充说。

              这样的形势持续了6个月,一直到12月底,私人影院闭业。“因为第一家店是合伙开的,必定会产生一些分歧。而当时的问题是因为3个人合伙,看店的人总是2个,总有一个人他有借口没有时间看店,但是大家分红的时候是平均分配。”杨星在后来总结到这段创业经历:没有内部管理标准是影院闭业的关键。按照这个小店来讲,它的约束条件就在于要说清分红比例和分工问题。公私分开,这样有利于后期的长久经营和合作。

              但杨星依然拿到了几万块的分成,加上刷信用卡,2020年3月,她在兰州独自先后开了旗下有3家私人影院、2家服装租赁、1家剧本杀的传媒公司。这6家店铺并非同时开张,而是在前一家店铺盈利的基础上,杨星把收入用来开下一家店铺。

              直到2022年,在这一年,杨星的传媒公司仅营业了2个月。闭业期间,房租和工资仍需缴付。据杨星说明,她的沉没成本已经有30万。受到不可抗力因素的影响,杨星的打算是:关店。在6月,传媒公司只剩下了1家私人影院和1家剧本杀店。“肯定是以稳固经济为主,不做投资不擅自转型,不然损失惨重”,杨星说。

              前一阶段的折腾暂告,她还将继续这份事业。在后期的打算中,杨星表明自己要去南方看看新项目。那些过往经历,也自将化为甘露孕育启示之花。对此,杨星揭示出了真正的内容:失败是成功之母。刚开始创业可以制定一个小目标,尽量去完成和实现。过程也许崎岖困难,但一定得鼓足勇气,勇敢向前。

              三、他创业失败后仍会创业

              “我还债的进度,还剩下160多万吧,大概70个月可以还完”,陈涵(化名)笑着说完这句话。从2019年10月份到2022年6月份,陈涵一直在复旦周围经营着一家日料店。在长达快三年的时间里,这家店有10个月的时间是盈利的,其余都在亏损。

              “也是有周边朋友在做日料,然后看他们挺赚钱的,就跟着去做了。”陈涵说。从湖南科技大学毕业半年后,陈涵去到广州的日料店学厨了7个月,之后用贷款自上海大学生创业基金会的35万元,加上家人支持的资金一共150万,开始创业。在此之前,陈涵对于管理、营运、食材等知之甚少。他把店定在复旦旁边的网红街上,从店面设计、人员招募、管理规则、菜单制定到找供应商,都需要操心。准备了一个月,日料店开业了。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生意还可以,一天可以营收五六万块钱。”陈涵说到初期营业情景。可紧接着10月份,营业额发生转折。业绩下滑,陈涵认为有自己功力不足的原因,比如在寻找供应商上,由于没有行业积淀,他不知道从哪下手;比如招聘的员工素质低下,会偷钱偷物、工作懒散,这些问题根源就是管理没做好;比如店铺的选址贵,没有在预期的成本占比内。据了解,这家日料店的选址成本,占到了初始投资的近1/3。“其实开到我们闭业为止,这边一直都是一个亏损的状态。但毕竟我投入有这么大,我也希望这家店能够撑下去,或者撑到我赚回来为止。”陈涵说到当时自己的心态。

              一年半以后,合伙人决定要退出。陈涵想起当时的交流,在涉及金钱利益的同学关系上,自己脾气还不太好、利益分配不均、分工不明,加上一直不赚钱,最后出现分崩离析的结果。

              从大背景来看,近些年,将资源投放到互联网上进行引流,再通过入驻平台、外卖来增加订单量,是众多餐饮店的重头工作。好景变黯之时,陈涵自己去尝试了美团、饿了么,也在大众点评上投流,但没有持续下去。“我们业态不大适合,东西放一会儿就冷了”,陈涵作出解释,“当时比较传统一点,为了节省人力成本,自己一直在店里面帮忙,也没有想过通过自媒体去做营收增量,没时间、没精力去做这些。”对于自媒体的尝试,陈涵认为,相比于美团、饿了么的存量市场,自媒体是很大的增量,是在餐饮店稳定以后学习运营下功夫去做的,前期爬坡的过程中还是不要冒风险。

              主动摸索之后,亏损状态难变,成本不断叠加。少数的宽慰,是3个月的贷款延期。2022年6月,日料店终于关闭。对于最后放弃的原因,陈涵简短说明:“及时止损,看不到未来。”这次创业在当事人看来,迎来了“倾家荡产”的结局。回到故事开头,陈涵已经警醒:“年轻刚毕业的本科生出来创业,一定要有很好的规划性,做到很好的兜底。”

              在陈涵的豆瓣主页上,个性签名标写着“创业失败者”。大学期间,陈涵学习汉语言专业,任过三年通讯社社长,实现了互联网打工仔的愿望。当被问及是否觉得自己是失败者时,陈涵说是。“因为人生有很多东西追求,当你在一个阶段没有满足自己追求的时候,就会认为自己是个loser。”而对于专业背景,是否会成为跨行创业的限制,陈涵回答:“不会。眼界足够宽的话,你想做任何事都是可以的,不存在说真正意义上的局限,这不是那么重要。”

              陈涵现在成为了电商项目的负责人,以后的想法是努力打工、挣钱还债。他感觉自己是一个现实主义者,对于大学生创业,也有自己的建议:“你可以有创业的梦想,但梦想要切实际一些。”倘若大学生已置身于创业之途,在行业选择之上,陈涵的想法是:“跟着现在的政策导向走,做的越高端、越有科技,自然成功率会更高些。”

              在采访最后,记者问到陈涵:以后还会创业吗?

              “有机会的话还是会去。”陈涵如此回答。

              关注我们

              被继夫强开花苞
              <output id="zxb1x"><pre id="zxb1x"></pre></output>
                <track id="zxb1x"></track>

                <track id="zxb1x"><strike id="zxb1x"><rp id="zxb1x"></rp></strike></track>
                  <pre id="zxb1x"><strike id="zxb1x"><rp id="zxb1x"></rp></strike></pre><pre id="zxb1x"><pre id="zxb1x"></pre></pre>

                        <del id="zxb1x"><ruby id="zxb1x"><b id="zxb1x"></b></ruby></del>